怎么去酒吧兼职,怎么找得到酒吧兼职工作?

怎么去酒吧兼职,怎么找得到酒吧兼职工作?

我从那黑皮纸袋子里面抽出了那份合同,看到那份合同的时候,我微愣了一下。

这份合同纸张有点特殊,纸张是淡红色的,摸起来软乎乎滑溜溜的,像是某种皮子似的。

合同上面的字迹是手写的,很工整,我一行行仔细的看着这份合同上的内容,没过多久,我的脸色愈发古怪起来。

这份合同上的内容……

还真是挺奇特的啊!

除了工作范围内的事情,不允许和客人交流其他的事情?

如果有客人闹事,不要报警,不要插手,当没看见,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?

如果有客人骚扰酒吧里的侍女,就直接出手干他娘的?还得朝死里干?

……

合同上的这些东西很奇怪,反正肯定和其他的酒吧不太一样,感觉这酒吧根本就不是为了赚钱的,太过随心所欲了。

不过,话说回来,只要给钱多,多遵守一些古怪的规矩对我来说也无所谓。

看完了这些合同上的内容之后,我对擦拭着吧台的酒保说道:“看完了,合同没有问题,给我笔,我签字!”

“不再考虑一下了?”酒保眼神有点古怪的看着我。

我迟疑一下,说道:“薪资真的是三万?”

这是我唯一担心的地方,别签了合同之后他就反悔啊!

酒保肯定的点点头,说道:“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放心,三万块的月薪一分钱都不会少。如果以后工作出色的话,升职加薪也不是不可能的……如果确定没有什么问题的话,在合同最后一页签字就行了!”

说着,他指了指合同最后一页的空白处,随后他在吧台下面翻找了一会,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苦笑着对我说道:“笔不知道放到哪里去了,你在合同上按个手印吧……呃,印泥好像也找不到了!”

我很无语的看着他,大哥你啥东西都没有准备好,是不是不想让我在这干啊?

“要不……”

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你弄点血出来,按个手印就行!”

说着,他从柜台下拿出了一把小巧的水果刀递给我。

我叹了一声,没接那水果刀,直接咬破了指尖,在那合同最后一页按上了手印。

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在我指尖染血按在那合同上面的时候,那淡红的合同纸张似乎更红了一点。还有,酒保的眸中也闪过了一抹异色,嘴角挂着的笑容似乎更加浓郁了一些。

他快速的拿起了合同,将其塞进了那黑皮纸袋之中,笑呵呵的对我说道:“恭喜你成为夜七酒吧的员工之一,从今天起,你的上班时间从下午两点到晚上十点钟,这期间尽量别离开酒吧!今天你第一天上班,先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,我还有事就先走了,晚上十点钟来接你的班……”

说完这番话之后,不等我回应,酒保就直接离开吧台这边,拿着那黑皮纸袋子快速的走出了酒吧。

直到他身影从门口消失后,我才缓过神来,心头有种怪怪的感觉。

我这就算是入职了?

也没个人领着我做点事,就直接把我自己留在这偌大的酒吧里了?

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?

现在还不到上午十点钟,我得等到晚上十点才下班?这么长时间,我做点啥啊?

看着吧台边的拖把和吧台上的抹布,我眨巴眨巴眼睛,撸起袖子打扫卫生吧,总得做点事情才行,要不然这么高的薪资我拿着也不安心啊!

半个多小时后,卫生打扫完毕,我去了酒吧后面的几间房转了转,都他娘的锁着门,也没什么值得注意的。

实在是无聊了,我只能坐在吧台内的椅子上玩起了手机。

上班摸鱼的快乐,我终于体会到了,没想到第一天上班就这样,是我堕落了还是这古怪的酒吧规矩太松散了?

临近中午的时候,酒吧内一个客人都没有,连酒吧内的侍女都没来上班,我就跟个傻子似的在这里守着。

出门买了一份快餐,带回酒吧内吃完之后,待在吧台内实在闲的无聊了,我开始葬经之中的那些手印。

自从昨晚那件事之后,我虽然搞不清楚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,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,葬经中的内容都是真的,并不是我以前想的那样都是忽悠人的。

掌握了葬经,就算以后再遇到脏东西,也能有自保的能力。

最关键的是,村子那边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还不清楚,如果真的是爷爷仇家寻仇,以后难免我也有可能会接触到,多掌握一点葬经上的内容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可是,当我变幻了几次手印之后,酒吧内就出现了一些问题。

第一次变幻手印的时候,些许奇异的黑纹浮现在我的手掌上面,欢快游走之际,酒吧内的响起了怪异的细微嗡鸣之声,像是酒吧的音箱出现了问题似的,我刚开始也没在意。

第二次变幻手印的时候,酒吧内的一些吊灯灯光变得时明时暗了,我以为是电路不稳的缘故,也没有在意。

而当我连续变幻了几次手印后,一阵剧烈的异响突兀在酒吧内响起,把我吓了一大跳。

“砰砰砰……”

先是酒吧内的几盏吊灯齐齐的爆裂开来,甚至还有电火花飞溅落下。

紧跟着,巨大的酒柜这边轻颤,像是发生了地震似的,好几瓶酒直接从酒柜之中滑落而出,掉落在地砰然碎裂,酒水混合着玻璃碎片狼藉一片,酒香四溢。

我被这一幕吓到了,急忙撤去了手印,而后一切恢复了正常。

我怔怔的看着酒吧内乱糟糟的情况,又呆呆的看了看我的手,难道刚刚是我练习手印引起的?

不太可能吧!

巧合,对,一定是巧合!

就在我心中安慰自己的时候,酒吧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道怯生生的声音。

“那个……你做了什么?”

我转头看去,门口出现了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,正是昨晚在酒吧舞池内穿着兔女郎服装跳舞的漂亮侍女。

此时的她像是受到了惊吓的小白兔似的,看我的眼神中充满了忌惮惊惧之意,像是在看怪物似的。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80709525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umdns.com/1196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