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视频聊天室(uc聊天室在哪个时代)

上月的一天,正在办公室起草一份文件,有同事拿当日《今日花都》报给我看,“好消息,花都成立合唱团,你可以去报考”。我以为同事开玩笑,拿过来一看,还真有其事。于是连忙按报纸提供的号码报了名,对方要我听通知面试。

小时候就喜欢唱歌,穿上军装后更喜欢哼哼,记得刚到部队不久,新兵连举行迎兵晚会,我就上台清唱了一首电影《怒潮》里的主题曲《送别》,感觉不错,反正很多新战友都鼓了掌,其实那首歌我仅会哼哼,歌词都唱混了,只是声音还响亮,估计我那帮山里出生的战友小时候很少听歌,否则不会有那幺多的掌声。

后来到了老部队,唱歌的机会慢慢多了。部队有个规定,吃饭前必列队,列队必唱歌,唱歌必有指挥,我就常常担任指挥这个角色,也算连队“名人”。再后来,当了军官,当了领导,角色也有了转换,不当指挥了,但却要组织部队进行歌咏比赛。

另外,过年过节还要组织部队搞晚会或者和地方单位进行联欢,弟兄们知道我这个领导喜欢哼哼,也还能哼哼,有时免不了邀我上台吼吼,我也不客气,拿起麦克风就吼起来,尽管常有找不到调的时候,但战士爱听,自己也乐意,并没有什幺难堪的感觉。

转业到地方工作后,唱歌的时间是多了,但唱歌的机会少了,唱歌的氛围也差了。地方唱歌,要幺在歌厅,要幺在花果山公园。歌厅唱歌要银子,我没有那幺多的银子,花果山唱歌都是退休的老同志,我还没到年龄,好在最后有个网友告诉我在网上也可唱歌,于是在新浪网UC聊天室里报了个名,又增添了一些视频音响设备,小小的书房便成了我放歌的地方。

说实话我唱歌嗓子还是不错的,号称中国第一、世界第四的歌唱家戴玉强有个亲戚原来在我手下当兵,有次他听到我唱完《小白杨》后,连声说浪费了一个小高音,当然我知道他这是为了让我多多关照他亲戚在恭维我,但我的声音确实还可以。

我唱歌最大的问题就是乐感不强,音阶不准,简谱也识得不好,唱出的歌没几首是准的。在部队人家不好说,因为大小也是政治部的领导,可在家里就不行了,经常会受到老婆女儿的笑话,特别是我女儿干脆送了个 “走调歌舞团团长” 的雅号给我,高兴起来还老叫我“团长”,搞得我的部下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”,还问我什幺时候当过“团长”。

我考合唱团纯粹是好玩,为了打发业余时间,因为我不喜打牌,也不爱串门,天天闷在家里也不好,再说进了合唱团还可以认识很多高素质的歌友,另外也可以摘掉“团长”的帽子。

面试那几天我重感冒,一直在咳嗽,嗓子不好,高音唱不上去,原本不想去了,女儿劝我还是去试试,安慰我行不行无所谓,开心就行。我想也是,也就去了。

正式面试是3月底一个星期六的下午,我在女儿的陪伴下跨进了设在区文化馆二楼的面试厅。

这天我去得比较晚,整个二楼早已挤满了前来应聘的歌唱爱好者,男女老少都有,大家都在临阵磨“腔”。有的在背词,有的在听曲,有的在发声,印象最深的是一位中医院的女医生,五十多岁,她也来了,估计是个老歌迷。

我是108号选手,我女儿说我应该有戏,因为这个号码很吉利,我笑笑,抱着过不过无所谓的态度推开了面试大门。

迎接我的是位大个子钢琴师,问我带伴奏带没有,我说没有,他说你就清唱吧。

我清清嗓子,转向考试台的六位考官。我在部队时经常考人家,现在轮到人家考自己了,感觉真不一样,说紧张也谈不上,说脉搏没多跳几下也不对,好在六位考官都是和谐之人,笑容挂在脸上,因而刚才有点波动的心一下子也就平静下来了。

一位靓丽的女考官问我最会唱什幺歌,我说我是老兵,在部队干了25年,只会唱军歌,她笑笑说你就唱首军歌吧。于是我就唱了一首自我感觉最好、唱得最准的军歌《小白杨》,由于咳嗽,清唱被迫中断,估计效果也不可能好。考官又让我跟着钢琴哼了一段小调,我乐感很差,哪能找到感觉,只好瞎哼一通,结果肯定不妙。

出得门来,女儿问我如何,我说,可能还得当“团长”,笑得女儿弯了腰。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umdns.com/158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