穷人的情意绵绵,往往只能打动自己横店主播的一小段爱情

如下文字,缘起于和一名横店主播的如下对话。如果不经常关注主播,不经常看直播界的“横店圈”,就不会看懂我下面的文字。

穷人的情意绵绵,往往只能打动自己横店主播的一小段爱情

引子

这是一个夏日里闷热的午后,虽然一切都寂静无声,实际上却隐藏着人类灵魂里最原始的冲动。

人类无法抗衡这么一种冲动,尤其是四十岁之前的男性,除掉对于金钱的追求,这就是他们的终极目标。

自从2019年的疫情骤然来袭,我忽然喜欢上了看网络直播,就是那种一个人在镜头面前展示自己生活的直播。

有人说,这叫浪费时间。

谁不是在浪费时间呢?从宏大的宇宙叙事结构来说,我们任何一个人的存在既无意义,也无价值,我们都是在浪费时间。

当我打开直播的时候,不管其中的主播是表演也好,真实也罢,这是属于他们的一段时光被我窥见,我在里面感受到了跨时空的生活状态。足不出户,看遍小小寰球。

穷人的情意绵绵,往往只能打动自己横店主播的一小段爱情

当然,我不喜欢那些唱歌主播,也不喜欢那些尬聊主播,因为她们一点都不和我互动,没有什么意思。我喜欢和主播东拉西扯,交换一下我们对这个斑驳陆离现实的别样看法。

我并不以为自己观看直播是在浪费时间。透过直播,我甚至慢慢修正了自己的自卑心态:这个世界上众生平等,所有人的素质也差不太多。大家都是在红尘俗世里苦苦挣扎的个体,每个人的选择都不见得比别人高明多少。

从这个立意上来说,我以为自己并非没有从中得到收益。

起码,这不是比看电视强多了吗?电视刻意展现出来的那些远离我们生活的画面,比这些主播优秀多少?不过是“疯子演给傻子看”的高端版本,缺少了烟火气。

穷人的情意绵绵,往往只能打动自己横店主播的一小段爱情

横店的两个主播:大狼与你同在和横店胖妹的纠葛

我把所有的直播都看成纪录片——起码也是伪纪录片,记录每个人的正在发生的时光。

浮沉随浪的三年追看直播时光,我保持着每三到六个月更换一名主播的节奏。

最近,横店圈里的这两个人的纠葛挺有意思:“大狼与你同在”(现在更名叫做:2222王王)——以下简称“罗子”,以及“横店胖妹”(现在叫做:双喜记)——以下简称“小甜甜”。

网络上的主播经常换掉自己的诨号,这没什么好奇怪的,一如我们经常更换微信的昵称。

罗子这个人,三十岁左右。说不上什么帅,也说不上什么丑。男人嘛,就那样。唯一的缺陷大概就是那个我看起来蛮扎眼的啤酒肚。

穷人的情意绵绵,往往只能打动自己横店主播的一小段爱情

以我的眼光看来,罗子的家境在横店圈里应该排得上号。他在河南周口的一个小县城里有自己的一座小洋房,还有一辆小汽车。

刚开始,我并不怎么在意这么一个主播,打动我的一件事是:一名后来叫做“横店丽丽”的女性在横店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时,他主动资助了川资,让她踏上了回家的路(当然,后来,“丽丽”又回了横店)。

穷人的情意绵绵,往往只能打动自己横店主播的一小段爱情

自从这件事情之后,我对罗子的看法大为改观,因为我最看不得任何一名女性受委屈,罗子在里面扮演了正义的角色。

注意到罗子之后,又看了他的相关自媒体短视频,觉得比较契合我的胃口。从立意到拍摄,虽然算不上精细,但别有一番生活意趣在里面,不那么让人反感。

再后来,罗子在自己的家乡迎来了横店圈的另一名女主播——横店可阳。他让可阳入住自己家中,共同“合作拍摄短视频”。

这个时期,我觉得罗子的棋走岔了。他极其短视地选择着“题材”,奔着无聊的那些爆点而去,每天都是一些擦边球的打打闹闹,流俗于人们痛恨的“大神”生活。

可阳和罗子的组合没有持续太久,就分崩离析,可阳回了横店。

横店影视城可能有魔力,时间不长,罗子也回了横店,誓要在自媒体领域杀出一条血路。

当然,在我看来,这些人就是一些有着明星梦的群演。他们的人生规划能力和我旗鼓相当,有的选择并不明智。不过,必须要说,这些人也没有做错什么,作为看客,我们没有权利指责人家。

2022年的三月份,他就和小甜甜开始有了人生交集——互相之间开始组合拍摄一些短视频,但一直没有什么起色。

穷人的情意绵绵,往往只能打动自己横店主播的一小段爱情

说起小甜甜这个人,我对她的认识也是一波三折、一言难尽。

很长一段时间之内,好感完全由她的年龄——24岁而起。这是一个如花美眷、似水流年的阶段,我那颗“为老不尊”、“风流而不下流”的心难免驿动。小甜甜在美颜镜头的加持之下,我就有一种恍然回到自己那个青葱岁月的错觉。

一个处在人生最美好时光里的的女孩儿,跨越山海,远离自己的家乡在外寻梦,这首先就让人心生一种保护欲。

可是,慢慢地,我也发现了一些问题:小甜甜那烟瘾,没得说;小甜甜那酒量,一个准保喝吐十个我;说起来是大学生,提笔忘字的那个状态啊,跟老年痴呆的我有一拼;小甜甜那消费理念,……

额~,可能,年轻人的消费理念都是那个样子吧,没什么可诟病的。

再后来,我又从小甜甜的直播间里悟出了一个道理:这个世界上的人啊,可能从相貌上来说都是那么一副皮囊,并不见得就比别人精致多少,只不过是镜头算法的加持罢了。

这两个人在组合拍摄了一段短视频之后,某位观看直播的网络土豪赞助了罗子四千元人民币。在这笔资金的支持下,罗子开始运作和小甜甜一起,开始他们骑行西藏的大事业。

穷人的情意绵绵,往往只能打动自己横店主播的一小段爱情

可是,这一段骑行非常不成功。在走出几百公里之后就无疾而终。

小甜甜首先带着自己的电动助力车回了云南昆明的家乡,回归属于自己的现实生活。她大概率会走以前自己所鄙视的大多数人的老路,结婚生子,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中轮回。

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传奇,年少轻狂的时候,每个人都会鄙视自己父辈的生活。可一旦看过山海,也就明白:自己不是超人,并没有什么改天换地的本领,生活里也并没有多少奇迹发生,父辈的生活才是真的生活。

至于罗子,他在坚持了一段时间之后,也宣告西藏骑行到此为止。

他买了一张火车票,远赴云南昆明去寻找小甜甜,说是探望老友。

穷人的情意绵绵,往往只能打动自己横店主播的一小段爱情

不过,种种迹象表明:他并没有赢得小甜甜的芳心。反正,我们这些网络老家伙们的第一直觉就是:小甜甜在虚与委蛇。这种“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”的做法会和骑行一样失败。

两人两天的相聚,依旧和以往一样缺少默契。

最近的一则视频里,罗子宛若一只饥饿的独狼,满脸火急火燎的追爱表情,声称在小甜甜的楼下逡巡。

在这则视频里,他一改以往“不承认是情侣,只是普通合作关系”、“对小甜甜没意思”的说法,表现出了强烈的攻势。

话里话外,他还隐隐约约在引导一种风向:已经和人家暗通款曲。

穷人的情意绵绵,往往只能打动自己横店主播的一小段爱情

这则视频出现之后,小甜甜方面的变化是:删除了迎接罗子到昆明的短视频,默不作声。

罗子的这一则视频在发酵了两天之后,也自己做了“下架”处理。

事后,罗子在直播间表示:最近那一则视频完全是自导自演的“剧本”,并不是自己真的要追求小甜甜。

这在直播间的fans看来,似乎是一种欲盖弥彰的行为,是他自知追爱无果后的自我圆场。

我有什么感觉呢?到此为止,我觉得罗子的这个做法错了,无论是不是剧本,他都错了。

如果不是剧本,罗子的行为很不理智,对女性的伤害比较大,打扰了小甜甜的生活,因为女性更在意“名节”。

有一种爱叫做放手,如果一个女性实在不愿意接受男性的爱意,男性的最好做法就是转身离开,死缠烂打等同于街头盲流。

穷人的情意绵绵,往往只能打动自己横店主播的一小段爱情

如果是剧本,我也不认为这个剧本足够明智,是一个失败的剧本。

人们容易因为罗子的这种不理智行为而轻贱了他,不利于今后人设的建立。

补白

对于婚姻和爱情,我并不排斥这么一句话——穷人不配拥有爱情。

不是我歧视谁,我自己都是一个穷人,处在金字塔的最底层。

我只是认为:婚姻是女性的第二段人生。大家都是自然人,只有短短的一生,谁都没有义务跟着一个男人,从赤手空拳的游戏第一关开始打怪升级!

如果男方比较贫穷,我们的目光不应该放在太过高远的爱情对象上,应该脚踏实地一点——公主堆里未必有你的菜,为什么不去灰姑娘的堆里找一找?

抬头看看天吧,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?这是一个流动着金钱声音的时代——你否认这一点吗?

和我一样穷的小子们,面对爱情,你们一定要学会放手。不要以为:感动了自己,就感动了全天下。

穷人的情意绵绵,往往只能打动自己横店主播的一小段爱情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umdns.com/1338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