渣竹马为了娶白月光降我为妾,小皇帝趁机将我拐进宫中封为后_完结

季南宸将我抱进殿内,放在床上,我伸手拉住了他,然后我翻身压着他,按着他的胸膛……

具体过程我忘了,只记得些浮光掠影,金佩玉响,半褪的衣衫,润湿的眼尾,汗浸浸的云鬓……

“姐姐,你好了吗?可以睡了吗?”季南宸红着眼问我,声音嘶哑。

“没……”我艰难开口。

“朕要是早知道姐姐喜欢野的,就不用装那么久了。虽然朕也是第一次,也很痛苦,但是为了姐姐……死在姐姐身上,朕也心甘情愿……”

1

我是尚书府嫡女—李木鱼,云英未嫁时,外人提起尚书府嫡女,都要赞一句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温柔贤惠君子好逑。

如今都在传:李木鱼与唐小将军成亲三载,无所出,被和离了,惜哉,惜哉!

侍女青青为我打抱不平:“小姐,明明是姑爷始乱终弃,变了心,怎么被人传成这样?”

不用脑子想我也知道,传言是从哪里传出来的。

又当又立,得了便宜还卖乖,果然是她林音音的风格。

传言也并非完全不对,与唐远成亲三年,我确实无所出。

成亲第一年,盖头未掀,唐远就远赴北疆打仗了,我守着将军府,为他打理上下,伺候公公婆婆,换来的是他不冷不淡的一句话:“辛苦你了!”

他在家中呆了半月,睡了半个月书房,又走了。

第二年,我放下大家闺秀的矜持,主动靠近他,他盯着只着中衣,忐忑含羞的我,对我说:“木鱼,我现在还是忘不了音音,再给我点时间好吗?”

我温柔地笑意僵在了脸上。

好,我有的是时间!

2

他若不提,我都快忘了,林音音这号人了。

我与唐远青梅竹马十几年,打小定下的婚约,却比不过唐远与林音音的一次意外邂逅。

那天,他兴奋地跟我说:“木鱼,音音是我见过最鲜活有趣的女子,她竟然会打马射箭,会爬树翻墙,不像你似的如此呆板无趣。”

我微笑着听他将林音音夸得跟仙女似的,天上有地上无的,不置可否。

我以为,他不过是一时新鲜,毕竟我与他十几年的感情,难道比不过他与林音音的短短几次见面?

后来,我才知道,真的比不过,感情深浅不是看认识的时间长短。

我急忙离开那日,唐远眼含歉意地看着我:“木鱼,你我的婚约取消了吧,我想娶林音音。”

我脑子里混乱一片,心口火辣辣地疼,仿佛被撕开了一道口子,鲜血淋漓……

我勉强笑笑:“好。”

只是,我还未想好如何向父亲开口,就听说,林音音嫁人了。

她嫁的人是当今年轻的皇帝——季南宸,被封为了淑妃,据说,陛下也是爱上了她活泼开朗的性子。

唐远听到这个消息后,大醉一场,酒醒后竟然生病了,听说,病得还很严重。

我告诉自己,李木鱼,这事与你无关,你不要去掺和。

可是,我还是没有忍住,我很担心唐远。

最终,我还是带着亲手做的,唐远最爱吃的桃花酥,去看望他。

我很惊诧,原本意气风发的少将军,此刻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,眼下一片乌青,眼眸中没有了光……

他对林音音的感情,已经那么深了么?

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他,我一向嘴笨得很。

我琢磨着该说些什么的时候,却听见唐远轻轻地对我说:“木鱼,我们成亲吧!”

我震惊地看着他,他勉强扯出一抹笑:“我会试着忘记音音,与你好好过日子,你愿意给我一次机会吗?”

不知怎的,有些想哭,我点了点头:“好”。

洞房花烛夜,我紧张地坐在喜床上,没想到,唐远突然被召进了宫中,彻夜未归。

我自己掀开大红盖头,盯着垂泪的红烛,安慰自己:他是将军,皇上那么晚召见他,定然是有急事!

果然,第二天,唐远招呼未打,就匆忙走了。

只让管家带给我口信说,北境四城突然被犬戎攻击,命他去镇压。

我松了一口气,果然是有急事,只是,连个打招呼的时间都没有吗?不过,来日方长,我相信,我那么好,唐远以后一定会爱上我!

很快,我就适应了新身份,我安安静静的主持家务,把将军府上上下下打理的有条不紊。

将军府上至公婆,下至小厮,无不对我赞不绝口,夸赞我会持家。

我在邺城贤良淑德的名号越来越响亮,可是,这并不是我想要的,我想要的,唯有那人的心而已。

3

我与唐远成亲第三年,他从北疆归来,他好像下定决心要忘了林音音。

他渐渐开始,回应我的付出。

下朝归来,他总会给我带回些小礼物,有时会是一支珠花,有时会是一串糖葫芦……不值钱的东西总能让我雀跃许久……

休沐的时候,他会带我去游湖,微风徐徐,吹皱一湖春水,在舟上,他第一次吻了我,他的轻声对我说:“木鱼,我们生个孩子吧?”

我害羞地将脸埋进他的怀里,他的下巴抵在我的头顶笑的开怀。

那夜,他温柔地对我说:“新婚那晚,让你独守空房,对不起,今夜为夫好好为你补上。”

我蓦地的眼红了,眼泪流了下来,还好,老天终于看到了我的付出。

唐远温柔的将我抱起,将我放在床上,我惊喜的发现,房内布置得如新婚那夜,大红色床幔,床单,大红鸳鸯囍被,一对婴儿胳膊粗的大红蜡烛摇曳一室春光……

他满含深情对我说:“这两年,辛苦你了,以后,我会用心对待你的。”

我感动得流泪了,心口处又酸又胀,还好,我付出的一切,有他这句话,都值了。

他吻住了我的唇,情到深处,我忍不住呻吟出声,换来的是他更加激烈的热吻……

只是,最后一刻,火热的激情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,门外小厮大喊:“将军,皇上急诏。”

我从情欲中清醒过来,瞧着他那隐忍难受的模样,笑道:“去吧,皇上肯定有急事,要不然不会深夜召见,我们的时间还长着呢,还有一辈子呢……”

唐远在我唇边轻啄一口:“娶妻如此夫复何求,等我回来。”

他起身穿衣,我挣扎着起身服侍他,他不让,他拉开门,停顿了一下,回头对我说:“等我,不许先睡!”

我捂嘴娇笑:“好!”

4

我等了他一夜,等到我受不住,靠在床头睡了过去,天蒙蒙亮时,下人前来禀报将军回来了,请我去正厅仪事。

我连忙命青青为我洗漱更衣,对镜自揽,我指着眼下的乌青对她说:“这里,多铺些粉。”

青青打趣我:“小姐,不,夫人,您天生丽质,皮肤吹弹可破,哪里用得上脂粉。”

如果不是青青提醒,我都忘了,我曾经是邺城人口中的第一美人。

外人眼中的我,端庄持重,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,想娶我的人很多,而我眼中只有唐远一人。

我也不知道为何对他如此执着,大概是年少时他曾经给我的一丝温情吧。

我迈着轻快的步子,前往正厅, 我明显察觉出气氛很是诡异,公婆面色凝重的坐在上位,公公紧抿着嘴唇,一脸的不悦,婆婆则是在一旁默默的抹眼泪。

我心中咯噔一跳,这是出什么事了?

我看见唐远跪在下首,他的怀里拥着一个女子,那女子的背影,我熟悉得很,是林音音。

唐远听到我的脚步声,转头定定地看着我,脸色很是复杂,有愧疚,有疼惜,有我看不懂的东西…….

林音音半躺在唐远怀里,哭得梨花带雨:“敬之哥哥,我该怎么办?”

敬之,唐远的表字。

唐远的大手安抚似的拍着林音音的后背,语气中满是疼惜:“音音,你放心,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!”

我震惊地看着他,昨夜的种种,难道都是假的吗?他亲口对我说以后要好好待我的。

唐远察觉到我的目光,脸上似有些动容,他抖着嘴唇想说些什么,却被怀里的林音音打断:“敬之哥哥,要不,我先走吧,我不想让你为难。”

唐远立刻抱紧了她:“我不许你走。”

看到这里,我心如死灰,怎么,我倒像是拆散他们的小三了?

公公猛地拍了下桌子,语气很是凌厉:“唐远,你想清楚了吗?昔日丞相大人对我们家是有知遇之恩,音音我们可以照顾她,但并不是非要你娶她啊,你想过木鱼会同意吗?木鱼她为了将军府,付出许多,你们青梅竹马,情谊非比寻常,你……哎……为父年纪大了,管不了你了,你好自为之吧!”

随之而来的是婆婆一声沉重的叹气声:“儿啊,她可是皇上的妃子,你……”

唐远道:“娘,皇上宽容,只是将林丞相流放,音音只是被贬为庶人,以后音音的嫁娶,皇上说不会过问的。”

婆婆:“你,你,气死我就算了。”她转头面带愧疚地看着我:“木鱼,你看?这……哎。”

我与林音音的目光在空中碰撞,我从她的眼神看出了恨意和几分得意,她恨我?我很诧异,我与她并没有过节,要恨应该是我恨她才对吧?

我牛头不在看她,深吸一口气问道:“唐远,你的意思是想纳音音姑娘为妾?”

唐远深深地看了我一眼:“木鱼,音音她,绝不会为妾。”

我被他气笑了:“你的意思是,我下堂为妾,你要娶她为妻?”

唐远喃喃道:“木鱼,我对不起你,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音音她过得不好。”

我的心如同坠入冰冷的湖底,原来,我在他心里也不过如此,他不忍心林音音为妾,就忍心我为妾?我堂堂尚书府嫡女,给他做妾?做梦!

我厉声道:“好,唐远,你若执意娶她,你我只有和离这条路可走。”

唐远震惊地看着我,似乎不认识我一般。

他沉默了许久,我心中冷笑:他也不过如此。

他若干脆地给我个答案,选我还是选林音音,我还敬他是个情种,如今他这左右摇摆的模样,叫我看的恶心。

罢了,也许是我卑微太久了,最后一次,我倔强地不肯泄一丝一毫的懦弱,我高傲地看向他:“唐远,我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爱慕你,与君一别,两不相欠,甚好。”

5

隔天,我带着嫁妆,从将军府搬了出来。

门口众人对我指指点点。

青青气红了眼:“滚滚,看什么看。”

我不理会那些人的目光,从容地踏上马车,放下车帘之际,唐远向我跑来,他喘着粗气喊住了我:“木鱼,等一下。”

我平静地看着他:“将军,还有何事?”

他塞给我一沓银票:“木鱼,这些你拿着,就当是我对你的一些补偿吧。”

我连连冷笑:“将军以为我堂堂尚书府嫡女,缺你这些钱?你对我的伤害,岂是这些能补偿?拿回去吧,我不需要。”

这是我头一次对他说重话,他神色微微一怔,喃喃道:“木鱼,我……对不起你。”

我不想再与他掰扯,扯下帘子,马车平稳行驶。

我脱力地靠在靠垫上,这些年与他的点点滴滴,在脑海里中走马观花,恍若隔世。

6

我的婚姻是不幸的,好在,我的父母开明,并没有因为我的和离,而对我不好。

相反,他们对我更好了。

母亲摸着我的脸默默流泪:“我可怜的女儿,我那么好的女儿,哎……以后可怎么办?”

我父亲的李尚书冷喝一声:“哭什么哭?我女儿,一辈子不嫁人我都养得起,唐远这个小王八羔子,欺负我的掌上明珠,我定要在皇上面前狠狠参他一本。”

我心中一暖,靠在母亲的怀里撒娇:“娘,爹爹说得对,女儿以后不嫁人了,一辈子陪在母亲身边,您不高兴吗?”

母亲狠狠瞪了父亲几眼:“别听你爹胡说八道,女子不嫁人怎么行?好了,你也累了,先去休息吧,不要多想,爹娘永远是你的后盾。”

我乖巧地起身,走出了好远,还能听见父亲的惨叫:“啊,啊,夫人,夫人,轻一点,为夫耳朵要掉下来了。”

父亲凄惨的叫声里还夹杂着母亲刻意压低的怒吼声:“你这死老头子,说什么胡话,都怪你,我就看着那个唐远不是个东西,当初你怎么也不拦着点?”

父亲连连求饶:“夫人啊,千错万错都是为夫的错,消消气!”

我嘴角含着笑,走进了宜兰院。

宜兰院自我出嫁后,母亲命下人每天都要打扫一遍,我也不用过多收拾,直接奔向卧房。

我对自己说,李木鱼,不就是和离吗?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7

和离后,也全非没有一点好处。

比如说,我再也不用早起侍奉婆母了,以前在将军府我都要卯时起床,准备一家人的早膳。

如今,我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,我撅着屁股睡得正美,青青急急火火的蹿了进来,疯狂的摇着我的胳膊:“小姐,快起来,宫中来人了。”

我像木偶似的的被青青捯饬一番,脑子清醒了一大半:“宫中?来人?干什么的?”

青青道:“奴婢哪里知道,大人让奴婢赶紧带你过去。”

我迈进大厅时,看见笑的像老狐狸的太监总管高公公站在正厅中央。

他看见我笑的眼睛都不见了,尖着嗓子说道:“皇上听说了李小姐与唐远之事,命咱家送来些不值钱的玩意,给李小姐把玩,希望李小姐能看开些,不要过度伤心,皇上说定会为小姐做主的。”

我:“???”

什么情况?这皇上脑子抽筋了,唐远娶的可是他曾经的女人,怎么还来安慰我?为我做主?

我转念一想,这皇上与我同病相怜啊,自己女人被臣子娶了,不能明着打击报复,这是以我为借口对唐远打击报复?

如此小心眼,不愧是他。

我对他的印象,很不好,一言难尽,懒得提起他……

高公公见我愣神,哗的一声将小太监手里捧着的精美的盒子打开。

只见一拳头大的夜明珠发着绿莹莹的光泽……不值钱的玩意?随意把玩?

只是这颜色……

我的脸拉的跟驴脸一样长,这皇帝送什么礼都不会送,怎么坐上皇位的?

插播个小剧场:

高公公送完礼后,兴冲冲的回宫复命了。

小皇帝季南宸迫不及待的询问:“怎样?木鱼看到礼物有没有感动到哭?”

高公公:“皇上……”

皇上:“你别打岔,这颗夜明珠可是朕收藏了好久的宝贝,朕每日都搂着它入睡,上面可是沾满了朕的体香呢。”

高公公:“皇上……奴才……”

皇上:“叫你别打岔,啊,想到拥有朕的体香的夜明珠,每天夜里伴着姐姐入睡,朕莫名有些兴奋呢,唔,姐姐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进宫谢恩呐?高公公?你是哑巴了吗?跟根木头似的站在那,你怎么不说话?”

高公公内心独白:你这逗比皇帝,你给我机会让我开口说话了吗?伺候你,真特么心累!

面上,高公公笑眯眯道:“回禀陛下,李小姐很高兴的收下了。”

皇上:“哦,那就好那就好,姐姐什么时候进宫啊?”

高公公:“这个,没说。”

高公公回忆起李小姐接过礼物时,那拉长的铁青的脸,心中琢磨道:这李小姐的表情,应该是高兴的吧?伺候人那么久,高公公唯一看不透的人就是咱们当今陛下,第二个就是这位李小姐了,唔,他俩果然是天生一对。

8

夜幕四合,季南宸送来的夜明珠发出绿色柔和的光亮,将我的卧房照得恍如白昼。

我想起了季南宸,印象中的那个少年,积石如玉,列松如翠,郎艳独绝,世无其二。

我与季南宸也堪堪算的上一起长大,我还当过他三年的侍读。

那段日子,苦不堪言!

我姑姑是先皇的柔贵妃,现在是柔太妃。

先皇在世时,我是皇宫中的常客,我八岁那年,先皇见我长得粉雕玉琢,聪明伶俐,就跟我爹商量将我送进宫,伴着太子一起读书。

陪太子读书,一般人可没这个福气,况且,太子的老师,全邺城最有才华的人,跟着他读书,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。

我爹都没征求我的意见,就将我卖了。

那年,太子五岁,虚岁六岁。

酷暑寒冬,我与小太子“卯入申出”,开始了我一生中最悲惨的生活……

上书房的规矩极严,我与太子读书要正襟危坐;

夏日炎炎不许摇扇子,冬日只有一小小的暖炉,午膳时候,侍卫送上饭来,老师先吃,我与太子在另一旁吃,吃完还不让休息,继续功课。

如果,只是这样,也就罢了。

关键是,这季南宸太能作妖了,还动不动就哭!

我除了陪他学习,还要兼职“奶妈”,哄他开心!

有一次他将我惹急了,我不耐烦的吼他““季南宸,你给我消停会,不然我揍你了。”

季南宸眨着他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,奶声奶气道:“你敢,我可是太子,你敢打我试试!”

哎呀我这暴脾气!

我拎起他的衣裳领子,将他摁在课桌上,噼里啪啦将他揍了一顿。

为了不让别人看出来,我专门朝他屁股上招呼。季南宸哭的撕心裂肺:“啊,你敢打本太子,本太子要灭你九族!”

我更火大了:“哼,灭本小姐九族,我今天先灭了你!”

季南宸大概没想到,竟然威胁不住我,明显一愣,然后打了个大大的哭嗝,睁着无辜的鹿眼儿,冲着我喊:“姐姐!”

声音甜糯,还带了可爱的尾音。

我抬起的手,停在半空中,打下不去了……

自那一次后,季南宸找到了对付我的方法,且百试不爽。

他将卖萌撒娇发挥到了极致……

老天爷总是那么不公平,季南宸长得好看也就罢了,关键还天资聪慧,明明我比他大三岁,同一个问题,我花一天时间能掌握,季南宸只需要花半天时间,你说气人不气人?

每每我被老师罚抄作业,他总是悠闲的在我跟前走来走去,真真是气死人了。

一向脾气最为温和的我,总在他的面前暴怒的像头狮子。

所以,我很不愿意想起他,晦气!

自我与唐远成亲后,我已经三年没见过他了。

想必,他现在左拥右抱,好不快活吧!

9

翌日,爹爹老早就让青青把我从被窝里拉了起来。

说要带我进宫谢恩。

我打着哈欠,一脸不乐意:“爹,你去代表女儿得了,我不去。”

老爹气的吹胡子瞪眼:“不行,自从你和离在家,整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就在床上躺着,四肢都快躺退化了,成何体统!”

说完,老爹赤红着脸甩袖而去。

我:“……”

宫中还是老样子,只是三年未踏入,心境有些不一样。

老爹先我一步去上朝了,我闲来无事,在御花园赏花。

御花园中,百花齐放,水榭九曲,行至凉亭中,微风徐徐,我看见一雅服男子正端坐亭中,妙手抚琴,十指流玉,余音袅袅……

我拾阶而上,琴音戛然而止,那男子闻声抬头,眸中崇光潋滟,一笑天下倾。

我的呼吸跟着滞了一滞,如此绝色,超越了谪仙的绝色,模糊了性别的绝色,谁能不心动。

只是,眉宇间有些熟悉之感。

他起身,走向我,红唇轻启:“姐姐,好久不见。”

我惊了一下,脚下一个踉跄,那人长臂一伸,揽住了我的腰,嗤笑一声:“姐姐,见到朕,那么兴奋吗?”

我:“……”

“季南宸?你,你……怎么长成这副模样了?”

几年未见,他竟然长成这样的妖孽,他到底经历了什么!!

青青跪在地上,伸手拽了拽我的衣摆:“小姐,快行礼啊。”

我恍然间清醒过来,他如今可是掌握生杀大权的皇帝,不再是那个跟在我后面喊姐姐的小屁孩了。

我连忙双手欲推开他,想要跪下行礼。

季南宸死死搂着我的腰,灿烂的笑脸瞬间阴云密布,我抬头望着他,以前,是我俯视他,而今,却要仰视他,这感觉,有些复杂。

我不明所以得看着他:“皇上?”

季南宸俯下身,清澈的眉眼略显晦暗,盯着我的眼睛,眯着眼,忽尔笑得像只狡黠的狐狸,他着道:“以后,姐姐见到我,都不用行礼,我不习惯。”

我大惊失色:“这不好吧?”

季南宸:“几年不见,姐姐现在怎地如此胆小?朕记得小时候,你追着朕打的,怎么成了一次亲,变成鹌鹑了?”

我暗叹:他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以前都是孩子,打打闹闹正常,现在,他万一一个脾气不好,要砍我的头,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我叹了口:“皇上,你先放开我。”

如此近的距离,我几乎能感觉他飞快的心跳声。

季南宸笑笑,放开了我。

我道:“皇上,今日我来,是为了感谢皇上送我的礼物,如此珍贵,皇上有心了。”

季南宸“姐姐喜欢就好,在朕的眼里,姐姐最珍贵,其他的都是粪土。”

我:“……”

“唔,如果姐姐觉得过意不去,就为朕弹奏一曲吧,朕记得,姐姐的《凤求凰》弹的极好,绕梁三日,不绝于耳。”

我:“这?好久不弹琴了,生疏了。”

季南宸:“无妨,朕不嫌弃你。”

我:“……”

我推脱不掉,只好乖乖坐下,季南宸坐在我的对面,毫不避讳的盯着我看,我费了好大劲才勉强集中精力,不去看他。

曲子从我指间流出,婉转连绵。

自从与唐远成亲,我好久没碰过琴了,一则唐远不喜欢,二则没时间,整日忙着操持家务,没有了闲情雅致。

如今风景如画,佳人在侧,我不自觉沉溺其中,仿佛回到了少年时候,肆意快活,没有烦恼。

一曲毕,我抬头看向季南宸,他看向我的眼神专注而深沉,就像一股洪流将我不自觉吸了进去……

我有些尴尬,起身轻咳一声:“好了,这下我可不欠皇上的了,我可以走了吧?”

季南宸笑笑道:“午膳时间快到了,姐姐吃完饭再走吧?”

我:“不……”

季南宸打断我的话:“今日,朕让御膳房做了姐姐最爱吃的桃花鸡。”

我没出息道:“那,好吧。”

好几年没吃到了,他这一说将我的馋虫勾了出来。

10

桃花鸡配上桃花酒,我吃的不亦乐乎。

我记得少年时,因为一盘桃花鸡,我与季南宸大打出手,将他的脸都抓花了。

季南宸哭哭唧唧:“姐姐,你……我毁容了,我没人要了,怎么办?你要对我负责!”

我:“就一小伤口而已,明日就好了,哪有那么严重。”

季南宸:“我不管,你就要对我负责。”

我:“好好,如果你以后没人要了,我要你。”

我偷偷打量了他一眼,长成这副模样,没人要不可能的吧。

季南宸没怎么吃,只是一直给我夹菜,我道:“皇上,你怎么不吃?”

季南宸:“姐姐秀色可餐,朕看姐姐吃就饱了。”

我一口鸡肉噎在了喉咙处。

季南宸轻轻拍着我的后背,轻笑:“姐姐,慢些吃,没人跟你抢。”

我无语,这不都会怪他嘛,这小孩,如今说话怎地如此轻浮,动不动就撩拨人。

我大概有些醉,眼前的季南宸变成了两个,在我眼前晃荡。

我道:“皇上,你别晃。”

季南宸猛的凑到我的跟前,红唇娇艳欲滴,“”姐姐,你醉了吗。”

我咽了口唾液,嘴硬道:“没有。”

季南宸:“不如朕抱姐姐去睡会吧。”

我不知为何,有些苦干舌燥,浑身燥热,迫切想要靠近他。

他将我抱进一华丽的殿内,殿内熏香缭绕,暧昧丛生……

我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痛,我的头正枕在季南宸的臂弯上,我颤抖的掀起身上的锦被,惊恐的发现,我与季南宸身上都未着寸缕……

昨夜荒唐的片段在我脑海中浮现:

季南宸将我抱进殿内,放在床上,我伸手拉住了他,然后我翻身压着他,按着他的胸膛……

具体过程我忘了,只记得些浮光掠影,金佩玉响,半褪的衣衫,润湿的眼尾,汗浸浸的云鬓……

“姐姐,你好了吗?可以睡了吗?”季南宸红着眼问我,声音嘶哑。

“没……”我艰难开口。

“朕要是早知道姐姐喜欢野的,就不用装那么久了。虽然朕也是第一次,也很痛,但是为了姐姐……死在姐姐身上,朕也心甘情愿……”

嗯?第一次?那林音音怎么回事?

我没来得及思考,他翻身将我压在身下,就被他带入下一波情欲中。

回忆戛然而止,我捂着脸,羞愤的恨不得就此去了……我睡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弟?

我怎么如此……放荡?我怀疑那桃花酒有问题,但是我没有证据。

季南宸幽幽转醒,一副餍足的模样,他含笑看着我:“姐姐,昨夜……”

我打断他的话,边套衣服边对他说:“皇上,昨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,您忘了吧,臣女这就回去了。”

季南宸浑身散发阴冷的气息:“李木鱼,你说什么?忘了?你能忘了?”

我心虚道:“臣女昨夜喝多了,不记得了。”

季南宸久久不语,我起身要逃。

他长臂一伸,将我捞进怀里:“姐姐,正好,朕也忘了,不如一起回忆回忆?”

我尖叫着:“不要,你,你还要上朝呢。”

季南宸:“今日休沐。”

他急切的吻住了我的唇,刚开始像泄愤一般疯狂啃咬,后来慢慢变得温柔而缠绵,我知道我们这样做很不对,但是在那一瞬间,我推不开他。

等他终于亲够了,他放开我,我像溺水的一般拼命呼吸。

他的眼眸中倒映出我的脸,面若桃花,眼神迷离。

季南宸的眼睛亮的像天上的银河,星光点点,流光溢彩……

我的心口跳动的厉害,循规蹈矩二十年,我今日突然不想再委屈自己,于是,我抬起头,双手环住他的脖子,嘴唇压了上去…..

季南宸身体明显僵硬的厉害,他哑声道:“李木鱼,这次你可是神志清醒的,不许事后耍赖。”

我犹豫了几秒钟,季南宸眼神微暗,伸手将我的双臂至于头顶之上:“姐姐,后悔也晚了。”

11

我前脚刚踏进宜兰院,爹爹后脚就跟了进来。

他张嘴就开始训我:“李木鱼,尽然学会彻夜未归了,要不是昨天皇上捎来口信,说你在宫中住下了,你爹我就要去贴寻人启事了,说昨夜在哪睡的,为什么不回家……”

我很累,不想应付他;"季南宸最清楚了,爹你去问他。”

我爹:“你不要命了,敢直呼皇上名讳。”

我将他推出门外:“好了,爹,让我睡会,好累”

我刚回屋躺下,小厮急急匆匆跑了进来:“老爷,老爷,高公公来传旨了。”

我爹出去了有半个时辰,就又回来了,这次回来,明显有些失魂落魄。

我问:“怎么了,爹?””

我爹让我拧他一把,我可不敢,他自己狠狠拧了自己的大腿一把,倒吸一口凉气:“嘶,疼,不是做梦。”

“女儿啊,刚才皇上降旨了,要娶你为后。”

我很平静的嗯了一声。

我爹:“你早就知道?昨晚你…..爹怎么教你的?啊?女孩子要自爱,你怎么,怎么?唉……."

我爹垂头丧气的走了。

后来的几日,我爹犹如失了魂的木偶,大概他怎么也不会想到,他那和离了的女儿,还能嫁人,而且嫁的还是万人之上的皇帝。

我与季南宸的婚礼定在了八月初一。

比唐远与林音音成亲的日子早了半个月。

你说我故意的?嗯。是故意的,不过不是我故意的,是季南宸成心的。

他说要帮我出口气。

12

自从宫中回来后,母亲将我关在家里,盯着我绣嫁衣,我终于借口红丝线用完了,才得以出门松口气。

出门忘了查黄历,竟然碰到了林音音。

她看见我,脸上带着对我的恨意,我实在不晓得,她为何而恨我。

我与她擦身而过,她喊着了我。

我俩坐在茶楼上大眼瞪小眼,我叹了口气:“林小姐,你邀我来,不是说有话对我说?”

林音音冷哼一声道:“你是不是以为我跟你抢了唐远,所以特别恨我?”

我道:“呵,林小姐是来向我炫耀的?大可不必,能被抢走的爱人便不算爱人,更何况,唐远他从来没有属于过我。”

林音音:“听说你被封为后了?”

我不置可否。

林音音继续道:“其实我今日拦住你,只是想说,我也是受害者,你知道我为何会恨你吗?因为,我在季南宸眼里只是为你铺路的棋子,他知道你喜欢唐远,而唐远喜欢我,才将我纳进后宫,唐远才选了你。季南宸娶了我,却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,呵……我爹只是一时糊涂,走错了路,我跪求了他三天三夜,他都没有一丝动容。我之所以跟你抢唐远,只是因为我不甘心,不甘心一直作为别人的棋子,所以,你将来荣登宝座,希望你不要迁怒唐远,不要迁怒我的家人,一切,都是我的错。”

林音音走了许久,我的身体都一动未动。

后来,我杀气腾腾的冲进了宫里,我将季南宸堵在宫道上:“季南宸,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。”

季南宸挥退了奴才,懒洋洋的看着我:“姐姐想要朕解释什么?”

我一时间竟然不知从何问起,脑子里一片混乱。

季南宸慢慢靠近我,语气缱绻缠绵:“姐姐,是不是想要朕解释,为何要娶林音音?为何要在你与唐远的洞房花烛夜,故意将他宣进宫中,与他下了一夜的棋?唔,他的棋下的太烂了,朕好不容易才控制住,没将棋盘翻了。朕那时候想,如果,唐远能真心待你,朕也就放手了,可是,唐远这个混蛋,竟然朝三暮四,将朕放在心上的姐姐欺负了,那朕只好,抢过来,自己疼了。”

我:“…….”

"你…..”

我太震惊了,以至于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这个死小孩,心机太深沉了,他什么时候对我有的这种心思?

季南宸靠近我,从后面抱住我的腰,将下巴搁在我的肩膀上:“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对姐姐动的心思,我只知道,你与唐远成亲那日,我嫉妒的快要疯掉了。”

我喃喃道:“那你也从未对我表达过你的心意啊。”

季南宸猛地将我翻过身来,身子向我压了过来,我整个人被迫贴到了宫墙上:“姐姐,那我现在表白,晚吗?”

我红着脸不说话。

季南宸:“我想与姐姐结发为夫妻,恩爱两不疑,可好?”

尾声

一夜贪欢后,我问季南宸:“喂,你有没有想过万一,唐远爱上我了,你怎么办?”

季南宸冷哼一声:“他?狗改不了吃屎。”

我:“??”

后来我才知道,唐远与林音音成亲后过的并不算和谐,唐远埋怨林音音不会管家,将将军府弄得乱七八糟,入不敷出。

说她连我的一半都没有,林音音与他闹了好久:“唐远,娶我,你是不是后悔了?"

唐远梗着脖子不说话,林音音冷笑道:“后悔也没用,人家现在贵为皇后,你连人家的头发丝都够不到。”

我不禁一阵唏嘘,果然应了那句话:娶了红致瑰,久而久之,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;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,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。

我问季南宸:‘我将来会不会也变成令你厌烦的蚊子血了?’

季南宸吻了吻我的嘴角:'“不会,我的白月光,朱砂痣,都是你。”

“话说,姐姐,昨晚我是不是没伺候好你?”

“???”

“否则,你怎么还有力气去想别的男人?”

“……….”

"那就再来………’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80709525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umdns.com/11948.html